二宫染子

实况厨:M.S.S.Project,最俺,retoruto,abu
牧春丨相二丨巍澜

【牧春】同居

本来是想写十三题的发现实在写不下去了。(喂)
终于熬到了周六美滋滋惹。
题目源于空间,侵...求求你别让我删(。>ㅿ<。)
总感觉越写越ooc于是停下来了。
肥肠短小,感谢喜欢~❤

——————————————

1.早晨起床一定要做的事?

正在做早饭的牧看了眼时钟,又看了眼仍然关着的春田的房门,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放下手头正在煎的鸡蛋走进了春田的房间。
“前辈,快起床了。”真是的,不要每天都要我来叫你啊。
“嗯,等会。”翻了个身的春田伸了个懒腰,发出惬意的声音。
姑且算是醒了吧,牧这样想着,回去继续做着未完成的早饭。
总感觉得想个办法对付一下那家伙的坏毛病啊,自己对他也太纵容了吧。
过了一会房门总算被推开,春田习惯的先跑到厨房看了眼早饭,每天都井井有条地摆好在餐桌上。
有牧在真是太幸福了,怀着这样的心情走到厕所洗漱。
等到春田完成洗漱后,牧已经坐下吃起了早餐。
“那个,牧,你不觉得今天差了点什么吗?”是的,早安吻,平时一直都有的,虽然说已经交往这么久了,但是这种东西是不可或缺的吧!
“总之前辈以后要是不自己早点起来,那种东西就取消掉。”虽然自己也不太舍得,但是总比纵容他好。
“不要。”
“不要个头。”小学生拌嘴一样。
“好嘛...今天是最后一次了,再纵容我一次吧。”什么啊,原来自己知道在被纵容啊。
“真是拿你没办法啊。”说完对着春田的嘴唇轻轻吻了下去,放开后看到那人满意的笑容,牧的嘴角也弯起了弧度。
只是第二天,某个春田依然赖在床上。
果然自己不该纵容他的,完全没有最后一次啊。
“唉。”叹了口气的牧,只好又放下手里的饭菜去叫他起床。

2.喜欢的牙膏味道?
 
春田喜欢买草莓味的牙膏,被牧吐槽了都老大不小了还干嘛一副少女心的样子。
与此相反,牧倒是一副成熟稳重的样子,用的一直都是薄荷味的牙膏。
逛超市时春田又往购物车里放了他平时用的草莓味牙膏,而且还不止一根。
“也买太多了吧?”牧象征性地吐槽了一句。
“我觉得牧应该尝试一下草莓味的牙膏,味道真的超级棒。”说到这个的春田双眼放光,完全就是小学生的样子。
怎么办,有点可爱啊...
“啊,可是我不太喜欢草莓味啊。”这个完全是谎话,单纯只是为了逗逗他。
“才怪嘞,你早上吻我的时候还说我嘴里的草莓味很好闻的。”故意压低了声音但却露出了一副「哼还想狡辩被我发现了吧」的表情。
“那是因为春田桑才好闻的。”学着他压低了声线回应着。
意料之中的红脸,春田没顾牧,推着购物车往别的区域走,似乎想赶紧逃离这个话题。
真是的,牧在什么地方说这种话呢...
春田抓着自己的头发往前走。
“等我一下啊。”牧面露笑意,赶紧追了上去。

3.有定期理衣柜的习惯吗?

牧是个十分喜欢整洁的人,可惜,他的恋人却是一个似乎跟整洁势不两立的人。
“那个啊,以后找衣服请不要到处翻了啊。”牧收拾着被翻的乱七八糟的衣柜,对着旁边悠哉的罪魁祸首说着。
“但是真的啊,衣服真的找不到啊。”春田一副自己有理的样子。
“说了几遍了,这个是放外衣的,这个是放睡衣的...”牧开始滔滔不绝的向春田告知各种衣服所放的位置。
可惜,脑龄85的春田,一个字都没记住,反而是被一个接一个的衣服弄得乱七八糟的。
“要不,牧以后帮我把衣服先拿好,就不用每次都这么辛苦的收拾了。”
“你这么体谅我的辛苦倒不如把我刚才说的话好好的记住。”牧被他弄得又好气又好笑,干脆撑着衣柜看着他。看来自己需要拿便利贴当提示了。
“但是,记不住啊!牧也知道的吧。”
“才不知道。”
“明明就知道的吧?!”

4.喜欢什么材质的窗帘?

春田和牧正在为家里要装什么样的窗帘烦恼着。
烦恼是因为两人意见不合,春田想要暗色系的,牧却想要暖色系的。
“暗色调什么的不是很酷吗,而且遮光效果更好吧?”春田是这样的说辞。
“暖色系显得家里更温馨好吧,哪有人一进家门看到一整间屋子黑乎乎的。”牧是这样想的。
居然为了这样鸡毛蒜皮的小事两个人吵架了,太奇怪了吧。
春田又不想妥协,又觉得自己可能是有点无理取闹了。
怎么办呢,牧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自己也了解牧的喜好是什么方向,但是自己总觉得暗色调的很酷嘛。
“啊,要不一边暗色调,一边暖色调?”一番思考后春田觉得可行性非常高,当然事后被吐槽了为什么会觉得这种想法可行。
春田去买窗帘的时候完全被以奇怪的眼光看待了,居然只买一半的窗帘,只能用窗户比较小这样稍微掩饰了一下。
不过回到家的牧看到这奇怪的窗帘倒是立刻明白了春田的想法,真是各种意义上,春田创一这个人,很神奇啊。
“牧你看我聪明吧?”想被夸奖的语气。
“是是,只是这种搭配真的很奇怪。”
虽然狠狠地吐槽了春田的品味,但是这对窗帘却好好的挂在上面没换。
 
5.睡觉打呼噜或者说梦话吗?睡相怎么样?

“牧!我想吃炸...”半夜突然响起的声音,带着手里传来被打的触感,牧突然醒了过来。
不需要任何思考,春田绝对又开始说梦话了,已经跟他说了好几次了,都被反驳说他自己怎么可能会做这种蠢事。
是吗,看来这次是人脏俱获了?
牧小心翼翼的打开床头的台灯,拿出自己旁边正在充电的手机,按下了录像键。
“牧做的饭,好吃,嘿嘿。”对方抿了嘴唇,看起来梦里正在吃些什么东西。
“春田桑,来,学我一起说,春田是笨蛋。”突然起了想逗一逗他的心情,嗯,报复他在半夜吵醒我。
“才不是呢。”反驳着的春田翻了个身,抬起的手一掌打在牧拿着手机的那边手。
结果手机就完全不受控制的在重力的作用下,重重地砸在了春田头上。
“哇痛!”春田猛地醒过来,抱着头看到了同样慌张的牧,“牧你半夜起来玩什么手机啦。”
春田抱怨着摸了摸自己被砸的位置,牧也抬起手在同样的位置摸了几下,确认没什么大碍后,开始吐槽起了春田。
“是春田桑自己半夜说梦话把我吵醒先的,你看我手机里都有着证据。”说着在被翻的乱糟糟的被子里找到手机,点开了刚才的录像给春田看。
更好笑的是连着砸到春田这一段也完全录进去了,牧的笑声传到春田耳朵里。
“不许笑了!睡觉!”春田抢过牧手里的手机关掉了刚才的视频并把它放好,整理了被子躺直等待入睡。
“就算你弄再整齐也会被你踢得乱七八糟的。”牧关上了台灯,也学着春田整理被子的样子。
没过一会春田就睡了过去,接着又开始在床上自由发挥起来了。
真是睡相超差的前辈。

6.如果另一半喜欢在床上堆满毛绒玩具怎么办?

在下班回家的路上,春田看到路上一家游戏厅,拉着牧的手硬要进去玩夹娃娃机。
“你都几岁了?”嫌弃脸的看着春田,但还是买了游戏币。
于是有了两个大男人提着一手娃娃在街上走的画面,反而更引人注目了。
终于到家的他们把娃娃一股脑放在了地毯上,牧看着这一地的娃娃皱了眉头。
“这么多娃娃你要放在哪里啊?”提出了一个很真实的问题,完全没有地方摆这么多娃娃。
“比如,这里?”春田拿着一个娃娃放在自己头上,接着被自己逗笑了。
“拿下来啦,总之我先去做饭了,这段时间春田桑好好思考一下要怎么处理它们。”
晚上,在牧洗完澡推开卧室门的时候,看到床上摆满了一圈下午夹来的娃娃,而中间躺着一只春田。
“干嘛都堆在床上,还没洗很脏诶。”牧走过去把躺在上面的春田肝了下来,准备连着床单和娃娃一起拿去浸洗。
“不要嘛,就一晚上也不行吗?”尾音已经完全带上了撒娇的语气,牧察觉到他正在拽着自己的袖口。
“就一只。”说完从一堆里抽出一只递给春田,没等春田开始反驳便赶紧把它们都拿到浴室了。
“喂...我还没说什么呢!”
第二天起床后,那只春田睡前无比珍惜地抱着的娃娃,已经不知道被他踢到哪个角落去了。
还好昨晚自己把其它都收走了,不然这间房间可就不好了。
牧看着睡的香甜的春田叹了口气,接着在他的额头印下一个吻。
 
7.睡觉习惯向哪边侧身?
 
春田最近有个很困惑的问题:晚上明明背对着睡着对方睡着,早上醒来的时候却总是面对着他。
关于为什么要背对着牧,单纯是因为看着他的脸就会感觉心动,这样还睡什么觉了,而且把背交给对方反而有一种强烈的安全感。
所以究竟是什么情况啊,难不成自己晚上都会自己翻过去吧。想到这一可能的春田不禁对自己感到有些恐怖,于是决定控制住自己想睡觉的心一探究竟。
春田躺在床上过了很久,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正在快要睡过去的时候,听到旁边牧轻声说着什么。
春田突然就清醒了,似乎已经找明了自己姿势变换的原因。感觉到牧有什么动作,装睡的春田突然绷紧了全身,怕被发现自己是在装睡。
所以自己,原来是在睡着的时候被强行换了一边嘛。
只是牧接下来说的话让春田一开始的想法得到证实,“明明以前一喊就会转过来的,”牧把春田揽在怀里,“这样能有效防止春田桑豪放的睡姿。”
喂,原来是这种原因的吗!
正在这么想的时候,牧看到春田正在微微颤抖的睫毛,轻笑出声。
“春田桑原来还没睡啊,我就说今晚怎么没有自己转过来呢。”故意低下头在春田耳边说着,看到对方死撑着装睡,睫毛却因为动摇抖得更厉害了,耳朵也染上了粉红。
牧看到这样的场面,赶紧关了床头的台灯,再看着这张可爱的脸下去,自己这一个晚上怕不是别想睡着了。

评论 ( 3 )
热度 ( 104 )
  1. Karen Chang二宫染子 转载了此文字

© 二宫染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