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宫染子

实况厨:M.S.S.Project,最俺,retoruto,abu
牧春丨相二丨巍澜

【翔润】尝试杀了你②

台风放假噜噜噜噜终于有时间码了。

憋字数好难受,我真的憋不出来了orz。

我的更新频率简直是宇宙醉慢,为什么不能脑洞的时候自己生成文呢。

啊啊啊感谢喜欢┗(・ω・   )┛
————————————————
松本在朦胧的睡意中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他知道会是谁,但他并没有打算要睁开眼睛去看,这个人各种意义上会扰乱他的心神。
“你没有睡着吧。”樱井推开门,看到缩在角落的松本,安静的样子像一只睡着了温顺的猫,只是长长的睫毛在灯光打下的阴影轻微的颤抖出卖了他。
“没有。”松本最终还是睁开眼睛,却没有与他对视,死死地盯着墙壁看,好像透过这面墙能看出什么似的。松本衣袖里藏着一把他折断之后把断面和尖端磨的锋利的汤勺,他在等着樱井走近他,松本紧握住勺柄,他自己所创造的气氛让他屏住了呼吸。
听到樱井逐渐靠近的脚步声,本想一气呵成的向他刺去,传到耳边的只有锁链碰撞发出的声音,手臂也被自己的动作划出一道口子,鲜血一点一点往外渗。锁链的长度不够导致他跌坐在地上,手里本来握着的勺柄因为动作的冲击掉落在地上,金属与地板碰撞发出的声音尤为刺耳。
这次是松本失算了。
“安全距离哦。”樱井站在松本面前,指着自己脚下正站着的位置,随后蹲下身捡起掉落在一旁的汤勺,樱井伸出手指在尖端戳了几下,摇了摇头。
“这就是你已经想到的办法吗,凭这种东西就想杀了我,你的计划是不是太天真了,”樱井用手捏住松本的下巴,向上抬起强迫松本与他对视,随后露出一副嘲笑的神情,拿着汤勺的手上下摆动使勺面和地板不断碰撞,“我排放在那里的枪和刀随便一样都比这种东西锋利,松本桑为什么会蠢到用这个呢?”
“用枪和刀也太没创意了吧,”松本回以一个笑容,手臂传来的痛感又让他皱了眉头,一时间表情竟显得有点委屈,“而且用那些东西简直就是在向你预告我要杀你了啊。”
“看来你也不是那么蠢嘛,”樱井松开手,随后用那勺子的尖端再次挑起松本的下巴,抵在他的喉咙处,只要樱井稍微发力,前端就能够刺进松本的喉咙,“只是,既然都能想到这种地步了,你藏了一根勺子这种事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你一顿饭吃了多少我都一清二楚的,甚至你一碗饭吃了多少颗米粒我都能够知道,更何况一根那么大的汤勺。”樱井将那勺子扔在地上,脚踏在上面踩着,突然安静的空气传来断裂的声音,不锈钢的勺子从连接的凹陷处折断,可以想象出樱井用的多大力气在上面。
松本抬起头和樱井对视,发现樱井也正好在看着自己,眼神里充满了嘲笑,这让松本有些屈辱,可事实他没有任何反击的能力。
“这才是刚开始呢,我是怕樱井桑忍受不了才用这种小把戏的,慢慢来嘛。”松本扯出一个笑容,手臂上的血已经凝结,伤口传来的痛感愈加强烈,松本的眉头皱了又皱,扭曲的表情和勉强的辩解让樱井忍不住笑出来。
“很期望你能给我看点新花样,”樱井从口袋里掏出烟点着靠在墙角,目光没有继续停留在松本身上,只是目视着前方,空荡荡的墙壁上什么都没有,意外的他似乎有点理解松本刚才的心境,“如果只是凭这些,我能预先告诉你绝对会失败,毕竟在你之前已经有很多人用这些方法给你做了错误示范,松本桑是个聪明人,别人犯过的错不该犯第二次吧?”
松本没有给予任何答复,他撑起自己的身体,樱井见他有所动作稍微提高点警惕,但也没有表现出来,他觉得就目前的松本对自己的威胁力是完全不够的。他侧了下身以让自己随时能躲开松本未知的动作。
松本凑过去将自己的嘴唇贴在樱井的唇上,青涩的吻着,感受到樱井的唇形向上翘起,象征性的回吻几下,随后推开松本。
“这种方法也是有很多前车之鉴的,他们一个人我都没有爱上哦。”樱井摇了摇头,最终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那是他们,说不定我可以呢。”松本向后退几步贴住墙角站,甜腻腻的笑着看樱井,“反正我是任务失败的家伙,下场只有死或者被丢弃,既然已经被丢弃了,面对我的可能只有死或者不死的那么惨,为什么不给自己争取点机会呢?”
“然后你就被敌人捡了回来,真讽刺,”樱井没想对松本进行任何让步,用最简单的言语来粉碎他的想法,“这在我这里可行不通啊,我给你足够的时间重新制定你的计划。”
留着这样一段话的樱井转身走了,关上那扇门,将外界的光线遮挡住,也把松本能逃出这个地方的光芒掩盖。
“计划一直计划得很好,甚至到现在都没有出现错误啊。”
松本看着黑暗的前方喃喃自语,随即发出自己都不能接受的笑声。

评论 ( 1 )
热度 ( 33 )

© 二宫染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