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宫染子

实况厨:M.S.S.Project,最俺,retoruto,abu
牧春丨相二丨巍澜

【翔润】尝试杀了你①

作死开长篇,lo主严重懒癌慎追_(:з」∠)_

大概不会很多章完结(其实只是很普通的懒得继续码下去了)

(๑ơ ₃ ơ) 比哈特,感谢喜欢
————————————————

“我回来了——”随着门锁转动的声音,樱井打开了那扇平日除了三餐紧闭着的门。
角落的人躺倒在地上,将自己蜷起,微弱的灯光下双肩小频率的颤动着,白皙的胸膛随着微弱的呼吸上下缓缓起伏。
樱井走过去坐在了旁边,把地上的人拉起圈在自己怀着,调整了方向强迫怀里的人与自己对视着。
樱井的手指在松本脸上蹭了蹭,沿着他的轮廓画着圈圈,怀里的人欲言又止的表情与微张的嘴让樱井忍不住俯身一吻。
却在松本狂乱的挣扎中被咬破了嘴唇,就连脖颈上精美的项圈连着的铁链也被晃的发出声音。甜腻的血腥味在彼此嘴里漫开,唾液流过进入破开的地方浸得有些刺痛。
樱井恶意的更加用力的吸住松本的唇,一边手把对方禁锢在自己怀里,另一边贴着裤子已经盖在那炙热上,上下摩蹭了一下,半晌才在空阔房间中回向着“啵”的一声之际放开了松本的嘴唇。
嘴唇转移到了脖颈,伸出舌尖在耳垂舔着,一路到锁骨的地方,改用牙齿啃咬着,在嫩白的锁骨上留下几个像在宣誓所有权的牙印。
怀里的人仍然没有开口,挣扎的力度却多了几分,乱晃的铁链狠狠甩在胡乱挣扎的手上,留下几处零散的红印。
樱井像是有些怜惜这娇嫩的肌肤,放松了自己的手让松本可以离开自己的怀里,却又不舍的看着他从自己怀里逃一般的爬走。
“不愿意也没关系。”樱井把自己从地上撑起来,站直了身体拍了拍裤子,没有再理会旁边的人,走到了床边的桌子上拿起平放在上面的袋子重新走回松本身边。
从袋子里拿出一个同样精美的项圈,只是比原本松本脖子上的多镶上几颗宝石而更加精致了些,以及满足樱井个人兴趣的在项圈上刻下的“樱井翔”三个字。
整理好了新定制的项圈,樱井解开了松本原本脖子上的,两个项圈一对比竟显得原本的有些廉价。
“这个已经配不上你了呢,”说完像要分离二者防止气质被破坏似的粗暴的扯下,急忙的把手上的那个圈上去,能感受到松本想挣脱,樱井加快了手上的速度,“你看这个多适合,配的上你的气质又难以挣脱。”
只是说完被人用牙齿狠狠的咬了一下手腕,樱井吃痛的缩回了手,预期中的撞上对方要把人刺伤的眼神。
“真好呢,目光仍是灼灼的,”樱井带着夸奖的意味摸了摸松本的头,“你的眼睛果然,很想让人毁掉。”
樱井想起刚把松本带到这里来的时候,他也是这样看着自己的。
 
  
“你知道你可能已经要死了吗,任务失败的人。”樱井用手里握着的手枪挑起松本的下巴,刚打出几发子弹的枪口还有点发烫,让松本被枪口接触下的白皙的皮肤微微发红。
“樱井桑怎么可能会把其他人都杀了只剩下我一个呢。”松本冷眼瞄到旁边七零八落的尸体,樱井这个人一向心狠,自己怎么会有活下来的可能性。
樱井听到这番话没有再回答,把枪口转移到松本的额头正中央,松本看到樱井的手指扣在扳手上,索性闭上眼睛,至少不想死前看到的是樱井这个人嘲讽的表情。
他听到一声枪响,眉头本能的皱了下,痛感却没有传达到。松本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樱井的身影依旧站在身前,手枪的影子却对准了地上的尸体。
“你刚才害怕了吧?”樱井轻笑,他觉得眼前的人反应很有趣,以及那眼神,“你是不是觉得自己会被杀?”
“我不会杀你哦,但是我可说不准你以后会不会自杀。”樱井见松本没说话,怕是他没理解自己的意思,补上了几句话让自己的意思更清楚。
松本没能做出反应,当初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没想过会被抓住,既然现在被抓住了,松本想以樱井这样的人并不会留给任何对他不利的人活路。
他被樱井身边站着的人蒙上眼睛,丢到了什么车的后箱里,嘴巴也被顺便封上而发不出声音,被带去他未知的地方。
“给你机会杀了我,只在这里面。”
他被摘下眼前蒙着的布时听到樱井说的唯一一句话,待到视线从长久的黑暗中恢复过来,樱井已经不在自己面前,能看清的只有屋内家具的摆放,自己手上拷紧的手铐,以及那扇紧关着的铁门。
  
 
“你知道吗,来给你送饭的那个人被我杀了。”平淡得就像在聊日常的语气,松本却一下打开了樱井的手,不解的眼神看着他。
“为什么?”松本难得开了口,却是为了无关紧要的人,至少在樱井眼里那是个无关紧要的人。松本的内心此刻只剩下的是不理解,那个人会在送饭进来的时候和自己聊聊天,和自己讲外面发生了什么。更重要的是和自己讲被锁在里面的自己不能知道的樱井的日常生活以及另外的一面,以便自己能对如何杀掉樱井做出计划。只是在这样的环境内,恐怕连自己要如何坚持下去都是个问题
“因为她一直跟你聊天啊。”樱井即使内心不满却委屈的看着眼前下一句开口要责备自己的松本。
松本没有再回答以及表现出什么情感只是扭过头不再理会他。
他把他囚禁了起来,获取外界他的信息的唯一渠道也这样被他一两句话概括就抹去了,在这里面他只能靠送来的饭菜来判断天黑与天亮,这间房子甚至连一个窗户都不留给他。
“你一定在想这样就没办法找突破口杀掉我了吧,”樱井突然拽住那个自己刚才赞赏有加的项圈,丝毫不担心会把它弄坏的力气,把松本拉扯到自己面前,带着玩味的眼神伸出舌头舔掉松本唇上留下的自己的血迹,“以后我会来给你送饭的,你看,给你增加了很大的机会杀了我吧?”
“那,你今天想到要怎么杀我了吗?”樱井松开手,松本被项圈勒紧的脖子得到放松,低声咳嗽几下,清了清让嗓子的刺痛感退去。
“看来你还没有想出来啊,以松本桑的头脑,过去这么多天了不应该想不出来吧?”
“当然想出来了,只是现在还不想杀你。”他瞪大了眼睛死盯着樱井,目前处于被动的松本不想让自己被樱井控制得太死,编出这样的话来宣誓自己的立场,事实上他并没有任何头绪能在这种地方把樱井杀了,论力气他是比不上樱井的,何况门外还有樱井的人,只有自己在这里面单枪匹马。
松本的举动在樱井眼里却只是一直被束缚住的动物毫无威胁力的叫吼,但着实很有趣,樱井忍不住笑出了声音。
“是吗,那我很期待我会怎么死。”

评论 ( 1 )
热度 ( 39 )

© 二宫染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