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宫染子

实况厨:M.S.S.Project,最俺,retoruto,abu
牧春丨相二丨巍澜

【翔润】喜欢

我还活着,我好懒。
  
给沉迷游戏的我一刀吧...游戏真好玩啊...
 
懒癌到不知道自己都在码些什么东西了。

感谢喜欢(    ◉ืൠ◉ื)
 
——————————————
 
在经过又一次激烈的性事之后,松本倒在樱井怀里已经迷迷糊糊的快睡着了,而樱井也用手轻揽住他。
像是某种充满了不安全感的小动物,突然被环住了的松本往怀里又蹭了蹭,手臂也紧紧环住了他的腰,这样似乎会让他的梦睡得更香。
  
随着窗外暖暖的阳光照到身上,照的衣服带上了暖暖的感觉,松本揉了揉刚睡醒的眼睛,紧了一下怀,却依旧是软趴趴的棉被,身旁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离开了。
果然还是一样的情景。
是的,他们并不是什么如胶似漆的小情侣,更不是什么厌倦期的老夫老妻,硬要说是什么的话,只能说是长期炮友这种关系了。
很奇怪吧,明明是炮友却还同居。
但是那个人轻柔的吻和对自己的渴求却又让松本有些恍惚,松本自己内心也清楚,自己对樱井就是喜欢。
看着桌子上被自己强制摆上的两个人的合影以及那个人对自己的纵容,松本晃了神。
   
“翔君,我喜欢你。”终于在把揪了好几次手里钥匙上吊着的玩偶时忍不住开了口,看到玩偶原本笑着的脸此刻已经被自己揉得有些扭曲,像是在预言着什么。
“我也喜欢你啊。”说完樱井下流的在松本身上到处摸了摸,似乎这就是他在表达他有多喜欢松本。
“不是身体上的,是心里的,”松本拿来了在自己身上游走的手,气氛尴尬了一下,松本死命的咬着自己的下唇,唇边的痣被自己的牙齿咬的附近泛起了红色,没有感觉到樱井有想回应的意思,松本还是补上了几个字,“是love。”
樱井却只是叹了口气,把自己的手抽了回来,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左右滑了几下,没有做出回应,倒不如说不知道怎么回应。
樱井从来就没把心放在一个人身上过,现在这种关系已经在打碎着樱井对自己的这种观念了。性生活不检点的樱井对于做的对象是谁并不在意,任何人都可以,这样的方式更能让他缓解自己的压力,但是对于是谁他都不会记得名字和长相,一切有关的东西可能只是记得那个人的动作有多熟练吧。
所以当他那天晚上泡在酒吧里叫出了昨晚和自己做了的松本的名字时,自己内心也有些震惊。他甚至清楚的记得那个人的长相,声音以及偶尔几句交谈中透露出的小性格。
对方同样有些惊讶的叫出了樱井的名字,没有多解释什么,松本坐在了樱井的身边,把自己的酒杯和樱井的碰了一下。杯壁碰撞的声音才让樱井回过神来,让自己的视线离开松本。
他们交换了联系方式,他们也偶尔会约到哪间酒店做,但是在彼此不知不觉中,见面的频率日渐增高,以至于在松本说自己无家可归的时候樱井竟然鬼使神差的问他要不要住在自己家里。
他想他是喜欢松本的,只是他不会承认,也不会说出来。这样的性格,这样的樱井是不可能作出什么只爱一个人这种承诺的。
“早点睡觉吧。”樱井沉默了很久,却只是说出这一句话,语气平淡得好像刚才松本只是开了个玩笑。
“我是认真的,”松本用力拉住了准备起身离开的樱井,不知道哪来的固执坚持着自己的话,“不想和你继续这样的关系下去了。”
“不想继续这种关系了?那...”等到樱井把松本说过的话重复了一遍的时候,松本才意识到自己刚才那句话存在着很大的误解以及漏洞。
“不是的!想只爱翔君一个人,翔君只爱我一个人,只想和翔君一个人做...这样的。”说着说着越没底气,松本的声音逐渐减小了,初见那时樱井与自己的交谈中也说过他是不会专心一段感情的,松本那时候还笑着说他是遇不上有人对他专一吧。
现在没想到先陷进去的竟是自己,有了想对樱井专一的人了,可是他却不能专一,不想专一。
“对不起,”感受到樱井的目线,松本没由头的道歉,他自己明明是知道的,关于这种话题怎么可能会有结果,“但是...”
松本想,至少在他身上留下一点只属于自己的地方吧。抬起头撞上樱井的目光,最终停留在他好看的唇。
“能不能把这里留给我,只留给我。”松本抬起手指按在樱井的唇上,真好,软乎乎的。松本很喜欢和樱井接吻的感觉,喜欢和他的舌交缠的感觉。这样的要求,是不是也太奢侈了点呢?
松本近乎放弃的把手指移开,等待着什么伤人的话从这张自己所喜欢的唇里说出来。
只是胡思乱想下一秒却被贴上来的嘴唇打断了,甚至像把松本脑子里的想法一键清空了似的,而那个按键就在他的嘴唇上。
思维停滞了两三秒,松本才回过神来。这样的意思,也就是说,答应了自己的要求?
原本瞪大的眼睛在通了樱井的意思之后,慢慢合上,感受着樱井特有的气味在自己嘴里漫延。
“你也一样。”樱井放开被吻的有些缺氧的松本,却又轻轻在被吻的红肿的唇上面印了一下。
  
   
 
松本干脆把自己埋进樱井的枕头,单凭味道去告诉自己樱井还是在的。
嗯,不行呢,果然还是好喜欢翔君。
   
  
  
连续加班几天的樱井,连续加班了几天的松本。
两个人平日见面的少了,回家的时候即使见面彼此也是疲惫得力气只剩在对方唇上互相浅浅的印一下。
“翔君...”松本躺在樱井的隔壁,压小了声音叫着他。松本突然才发觉两个人都在忙的这几天,自己都没好好的叫过樱井的名字。
旁边的人只是闷哼的一声“嗯”表示了回应,平稳的呼吸声表示出他已经睡得很熟了。看来翔君是真的很累了,松本这么想着。
凑了过去用手环住樱井,才肯闭上眼睛睡觉。
  
松本打开门的一瞬间就听到了房间里传来的声音。压抑的低声喘息是樱井的,这是松本最熟悉不过的声音了。另一支拔高的叫声,是谁的呢。
不知道。
松本把自己蜷在沙发上,戴上耳机想要尽量屏蔽这刺耳的声音,但似乎没有起到什么作用,耳机里的声音大的耳膜都要裂开了,那声音却还是到处存在着。
“你好~”那未知的声音的主人出现了,还笑着在和自己打招呼。
见松本没反应,他也自打没趣的收起了笑容,对着身后走出来的樱井笑了笑,樱井转头看了一眼沙发上的松本,把男生带到门口。
“我下次还可以来吗?”男生倒没有因此生气,反倒不死心的继续问着。
“不可以。”樱井还是坚持自己那个不跟同一个人做超过一次的想法,虽然这个早已经被松本打破了,他是特例吧。
松本没有搭理樱井,一副不在乎刚才发生了什么的样子,樱井也没有说太多,这样反而让自己能少解释点东西,只是走到厨房倒了杯水给自己的喉咙润一润。
樱井好不容易加班完,积攒了几天的情欲正想寻找发泄的出口,但是想到这几天同样在加班的松本的身体应该是很累了,被自己再这么一折腾说不定会生病什么的,樱井就随便拉了个人带到了家里做。
还有一点很重要的原因。
樱井快被自己最近这种居家好男人的气质吓到了,已经越来越偏离了自己之前的生活方式。虽然这样对彼此并没有什么不好的,但是樱井内心就是觉得别扭,他不应该会为了谁去改变的。
包括松本...吗?他还是有些纠结的。
所以尽管他已经很努力想在松本回家之前做完了,但还是让松本看见听见了。不过好在他没有询问什么,也没有发脾气之类的,樱井也就没想提这件事。
松本觉得站在自己这种立场没有什么资格发脾气,自己到底算得上樱井的谁呢。他默不作声的玩着自己手里的手机。
房间里那种不属于彼此的味道似乎已经充盈了整个屋子,内心已经乱成一遭的松本最终还是站起身,走到卧室里对着现场进行清洗。
他喜欢樱井,喜欢他的味道。房间里却混杂这另一个人的气息,让松本有些反胃。床单被弄得散乱,上面还留着的各种液体的痕迹,松本皱了皱眉头看着这些东西。
在把一切都清理干净之后,松本却站在旁边对着床发着呆。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只是自己的心理作用,那股味道怎么还没有散去啊。
等到胃已经对这种味道表示不满在叫嚣时,松本赶紧捂住嘴巴克制着让自己尽量不呕出来。赶紧站起身逃似的打开家门跑出去,也没有去理会身后表情疑惑的樱井,现在只想找个空气清新的地方。
  
在大街上随意走动的松本最终还是停在了酒吧门前,他们相遇的地方。
他回想起以前的自己,也想樱井一样不会爱上别人,也不想去爱别人。可是现在的自己,本以为遇到了跟自己想法一样的人能够很和平的维持某种关系的自己,居然就这样爱上他。松本现在在庆幸还好没有哪个女孩子真心喜欢上自己,不然也会和现在的自己一样的处境了吧。
等到走进自己很久没再踏进的酒吧里,松本才真切的感受到了自己竟然为了樱井改变了那么多,为一个不会为自己改变的人。
松本莫名的笑容攀到脸上,他自暴自弃的想着,果然还是这种地方适合他,这才是最开始的他。
坐在角落里一杯酒过一杯酒,内心和大脑已经被酒精麻痹得差不多了,这反而让松本觉得有些轻松。
等到松本的嘴唇被另一个人吻上的时候他才清醒了,但清醒过后更让他心痛。
他想,还是这样醉着吧。
他更加忘情的回应着那个不知名的人的吻,这才是真正的原来的他,不用为谁考虑什么。
   
糟了。
松本拖着做了过后有些累的身体走在回家的路上,此刻他脑子里只有这两个字。
思想混乱的在街上乱走着,就连走进了和樱井同住的小区也不知道,在里面乱逛着还是走到了家门前。
“你回来啦。”看到推开门的松本樱井走过去抱住了他,松本的汗水交杂着其他人的味道。樱井没有在意这个,自己做过的事没有资格要求别人不那样做,只是樱井吻住松本的唇时传来别人的味道把那种想法却被打碎了。樱井推开松本,用衣袖擦了擦自己的嘴唇,用着一种无法相信的表情看着松本。
“刚才去跑步,很累,我先去洗澡了。”松本只是这样说,垂下眸拒绝和樱井对视,他不想看到樱井眼里的失望,也不想看到樱井眼眸里映出的自己。
“翔君你想不想看星星?”松本没有走到浴室,径直走向阳台,仰起头寻找天上的星星,却是一片漆黑,像是他与樱井之间,看不见任何明亮。
“看什么星星,我可不是那种会搞浪漫的人啊,”樱井看着坐在阳台上望着星空的松本,那个吻的事让樱井此刻已经快无法冷静,“啊,说不定我会,烂掉了的那个烂。”
松本没有反驳什么,这是他一开始就知道的,何况这次是自己先违反那项约定的。
“翔君,”松本低下了头,揉了揉一直仰着而有些酸痛的脖子,“我们好好聊一聊吧。”
“聊什么,聊聊看你嘴里别的味道是谁的?”樱井很好的抛出这种问题,语气也像在逼迫着什么。
“翔くん,对不起...”松本叹了口气对上樱井的眼神,他解释不出什么,本来就是自己的错。
“他是不是比我厉害啊,让你更舒服?”樱井看到松本这种不做任何解释的态度,已经没办法再忍耐心里的怒气了。
才没有,明明就没有。
“他比你浪漫,他很温柔,他...”松本突然喉咙像被什么堵住似的,仅剩的那一句话说不出来,急得眼里溢出些许泪水,“他喜欢我。”
才没有啊,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
这样简单四个字足以击溃松本和樱井之间的关系,松本垂下眼一副做了错事的孩子的表情,樱井一下子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
气氛僵持了会,松本还是站起身试图离开这里,樱井呼吸发出的微小声音夹杂风声在他耳边放大了无数倍压抑的他喘不过气。
松本被樱井的眼神看着,他看不出里面到底包含什么,他从来就没看懂过。
如此的挫败感让松本靠着栏杆滑下坐在地上,把自己的头埋在两膝之间,小声地啜泣透过间隙传到樱井耳里。
“除了翔くん怎么可能有那种人...”
眼前的松本可怜得让樱井心疼,他走上前蹲下,抬起手揉了松本原本有凌乱的头发,突然的举动让松本抬起头,月光落在松本脸上的泪痕。
樱井觉得自己是时候面对自己的心了,一切他自己的举动以及内心的感觉,都很明显的表明着他的确爱上了松本润这个人。
“那我也喜欢你好了。”樱井用拇指擦掉松本的泪痕,慢慢说出这句话,像是在怕松本没有听清楚。
“诶...?诶?”松本瞪大了眼睛看着樱井,随后眼里的泪一下子涌出模糊了他的视线,他赶紧抬起手把眼里的泪擦掉,对上樱井的眼神,他不敢不看,他怕这会是自己的梦,看的不清楚的话就要醒了。
樱井看他呆滞的样子,手指夹住他的下巴,含住他微张的唇。
“刚才被别人偷了一次,现在要偷回来。”

评论
热度 ( 82 )

© 二宫染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