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宫染子

实况厨:M.S.S.Project,最俺,retoruto,abu
牧春丨相二丨巍澜

【竹马翔润】痣

竹马和翔润是分开的,喜欢竹马就只看竹马,喜欢翔润就只看翔润,喜欢竹马翔润就看竹马翔润。(什么鬼

脑洞源于vs岚的team work对决。

其实那期对决只是爱抜当被猜的,but正好nino和润润都有痣嘛,就自己脑内了很多东西进去。

开学也安定的咸鱼,每天都困到精神恍惚。
感谢喜欢——٩(๛ ˘ ³˘)۶
————————————————

竹马的场合

“相叶桑,请在板子上的人脸选一个你喜欢的位置画下一颗痣。”推开门的相叶听到了天音桑的话。
这是正在vs岚的录制现场,进行着一项考验team work的游戏企划。
“痣?”虽然明明听得很清楚但却还是又问了一下。
说到痣,除了下巴还有哪里吗?
相叶抬起头扫了一眼队员们坐着的地方,眼神停留在二宫身上,收到对方投来疑问的眼神。
果然最喜欢的还是下巴的痣,二宫和也下巴的痣。
“笨蛋,在想什么东西,快答啊。”可能是思考的时间拖的有点久,被相叶盯得有点奇怪的二宫忍不住开口催促。
诶,那就画在下巴上吧,相叶这么想着。
收到了二宫的眼刀,笨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到了什么,给我画在别的地方。
“那画在什么地方好呢...”收到二宫拒绝的眼神后小声的抱怨着,相叶抓紧了笔对着画板若有所思的样子。
“随便什么地方都好啊反正你是个笨蛋。”
那就画在这里,相叶摘下笔帽在画板上轻轻点了一下。
把画板摆正的时候听到全场近似哀嚎的声音,相叶愣着看到自己队伍猜想的答案,居然是在额头上。
“喂哪会有人画在那种地方啊,那明显是笨蛋吧?”相叶指着二宫手里拿着画有猜想答案的画板,又看了看自己的画板,像在对比着什么。
“画在那种地方的人才是笨蛋吧?这个要怎么算啊,这个。”二宫被相叶说出的话弄得又气又好笑,眼前的这个人完全就是个笨蛋吧,居然会画在人中的位置上,还是在区域⑥和⑦的交界处,这个人某种意义上也是个奇迹boy啊。
“不不不这种位置明明也挺好的嘛。”相叶还一副有理的样子拿着笔重复在自己点上的位置画圈。
“你还是回去坐着等回答下个问题吧你。”二宫走上前把相叶推进隔着外面的门。
  
  
录制结束后二宫走到储物室,正从口袋拿出钥匙想拿自己的东西,听到有人跟进来的声音警戒地转过头,看到熟悉的体型又把头别了回去。
“笨蛋,你刚才差点画在下巴上了吧。”二宫把钥匙插进孔里转动,开锁发出的声音多少掩盖了他说的话。
“nino说了什么,我似乎听到了nino骂我笨蛋喔。”相叶因没听清楚而凑到二宫身边,侧下身把耳朵停在二宫嘴前,还把手掌贴在耳边,一副想确认的样子。
“对,笨蛋!”二宫提高音量吸了一大口气尽力喊出来,把相叶吓得捂着耳朵往后跳了一下。二宫被相叶的反应逗笑得捂着肚子,本想靠着储物柜有个支撑能减少笑消耗的力气,却忘了自己的储物柜被打开了,没有稳住身体摔在储物柜里。
“nino你更笨吧。”相叶捂着受到尖嗓攻击尚未缓过来的耳朵,看到二宫发生的一系列由喜到悲的变化也笑得靠在墙角。
还好这个地方隔音效果不错,不然恐怕staff要来询问情况了。
二宫揉揉摔得痛的大腿,用手撑着自己重新站起来。都是这个笨蛋的错,在一起呆久了连人类基本的智商都没了。
“笑什么,你都把痣画在正中间了画在额头上会怎样,怎么看你都是笨蛋啊。”二宫把敞开的储物柜门关上,看向相叶那个方向。
耳朵恢复得差不多的相叶清楚地听到二宫说的话,拉着耳垂揉捏几下,又走到二宫身边。
“因为说谎所以不小心画在那种地方了。”相叶一边手抵着储物柜把二宫禁锢在自己怀里,另一边手捏住二宫的下巴,拇指在下巴的痣上左右抚摸。
“那...那总不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画在下巴上吧,会被发现的。”二宫被限制住行动,相叶的脸也逐渐靠近,原本就带点微红的耳垂变得更红,像是小小的耳垂装不下多余的红色,蔓延到脸上晕开,在二宫脸上染上一层粉色。
“那现在没有人了,我要求重新作答。”相叶低下头吻住二宫下巴痣在的位置,嘴唇干干的贴在皮肤上左右蹭着挠得二宫有点痒的感觉,伸出手推了几下相叶。
没有理睬二宫的动作,相叶把唇移到二宫微微张开的唇上,趁二宫还没反应过来把舌头探进他的口腔内,像在游览什么地方似的在二宫嘴里肆意搅动,最后停在中间和他的舌盘旋着,直到二宫被吻到快不能呼吸才放开他。
“不知道下次还是我参加这个企划的时候,会不会有一道问题是「你喜欢的唇是怎样的?」,有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拉过nino吻住的哦。”二宫没有力气地靠在相叶身上,相叶把二宫揽在怀里,不大的空间内除了自己说得话只能听到二宫喘气的声音。
“绝对不会有那种问题的,光是这么想的人已经是个笨蛋了。”二宫伸出手在相叶头上打了一下,真是不知道这个人脑子里到底会有多少笨蛋的想法,反正下次是不能让这个人进去那个房间了,总之理由就是因为这个人是个笨蛋。
“那我趁现在再多答几次好了。”相叶圈紧抱着二宫的手,另一边掰过二宫的头,再次把自己的唇贴上去。
 
 
 


SJ的场合

“樱井桑,请在板子上的人脸选一个你喜欢的位置画下一颗痣。”听到天音桑说出这一轮的问题,樱井就想到了一个调戏自家包子的办法,虽然可能有点危险。
“那就,画在这里...”樱井向松本投去眼神,对方眨巴眨巴大眼睛看向自己,看来是没猜到自己要干什么事了。
在樱井把画板竖起来后,响起了回答正确的音效,以及收到了全场的欢呼。
“果然吧,我就说肯定会在那里。”二宫有点得意的拿着有猜想答案的画板在卡梅拉桑前晃了晃,二宫手上的画板和樱井的画板一模一样,痣都被画在下唇。
松本觉得嘴唇有点干,泯着嘴伸出舌头舔了下嘴唇,然后想到什么不对的地方,画板上的那不就是自己嘴唇上的痣在的位置吗?
松本瞪大眼睛看着一脸回答正确有成就感的樱井,对方一副怎么啦的看着才反应过来的松本。
“啊想起来了,这不就是小润痣在的位置吗!”才反应过来的相叶突然指着松本大声的说,然后就被二宫狠狠地拍了下头,捂着被打的地方可怜兮兮的看着二宫。
“樱井桑为什么会选择这个位置呢?二宫桑”被嘉宾问了一句,二宫在对这个问题猜想的时候没有说出原因,只是说反正肯定就在这个地方,相信他就对了,原本抱着二宫只是在胡闹的心情,没想到居然真的被猜对了。
“难道不会是因为在这种地方的痣很性感吗?而且痣在这种地方很可爱吧。”樱井没有移开眼神,直直盯着松本说出这句话,松本被樱井说的话吓到了,在这种地方说出这种话也太大意了吧。转过头想瞪一眼樱井,却发现樱井也在看着自己,眼神里带着奇怪的意味。很奇怪,只是被他看着就感觉很害羞,松本别开自己的眼神,抬起手挡在自己的脸前,防止自己的脸红被人发现。
还好现场没有人提出或联想到自己,除了相叶这个天然,录制也顺利进行下去。
 
 
“翔君在哪里?”松本原想去找樱井问一下这一期他是怎么了居然干出这种事,回到乐屋没看到樱井的人,只好向成员询问。
“他在储物室。”二宫按下游戏机的暂停键,慢悠悠地从沙发靠背把头探出来,弟弟问什么都要如实回答的,只能为那只仓鼠祈祷了,他也应该能猜到后果了。不过,小润应该不舍得。
松本听完关上乐屋的门跑到储物室内,如期看到樱井正在收拾东西的身影。
“翔君你干嘛故意画在那种地方啊!”松本推开门向樱井走过去,挡在樱井与储物柜中间阻止他正在进行的动作。
“嗯...因为事实就是这样。”樱井简单回答之后把松本拉到一旁,关上储物柜的门。
“什么事实...啊,翔君你要去哪...”松本看到樱井的动作还以为樱井要离开,赶紧伸手拉住樱井的衣角,眼神露出「翔君你不要走」的意味。
被这样小猫一般的眼神看着,樱井把松本推在储物柜吻了上去,含住松本的下嘴唇,舌头时不时扫过那颗痣,就像是在强调它的存在。
樱井用手撑住储物柜,让唇与唇分开一点距离,另一只手搭在松本头上胡乱的揉着。松本被吻的没有气息,压抑的着喘息,脸也变得通红。
“果然小润这个地方,十分性感和可爱呢。”樱井伸出手指点在松本嘴唇下的痣,松本本来就害羞到不行,被樱井这么一说又想到在录制现场众人的眼神,脸上的红色更深了。
“翔君是个大笨蛋,”松本把自己埋在樱井的胸前,阻止自己被发现脸有多红,手伸到樱井背后环住他,手掌握成拳头轻轻砸在樱井后背,“不,不想理翔君了!”
“干嘛...”松本的头被樱井拉开,之后却一言不发,只是看着松本,感到自己脸上温度越来越高之后松本不自在的开口问出来。
“我可是在那么多人面前忍住要去亲你的冲动了,小润不给我点奖励居然还骂我是笨蛋。”樱井撅起自己的唇示意松本接下来应该做出什么行动。
“你居然还想...唔。”听到樱井说出这样的话松本已经伸出要打他的手,话还没说话动作就被樱井贴上来的嘴唇打断了。直到松本快不能呼吸时樱井才放开他被自己吻的红肿的嘴唇,又伸出舌头在松本的痣上舔了一下。
“其实,我想的可不止这样。”

评论 ( 1 )
热度 ( 82 )

© 二宫染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