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宫染子

实况厨:M.S.S.Project,最俺,retoruto,abu
牧春丨相二丨巍澜

【竹马】异地恋

啊...爱抜桑入社20周年快乐!
竹马日快乐,应该是一颗糖!
我宛如一条咸得不能更咸的咸鱼。
脑洞码了一半就堆在那里码另一个脑洞,造成了一堆码了一半的脑洞。(ntm
感谢喜欢呀(๑>◡<๑)
——————————————————

「笨蛋,我想你了。」
打下这样一段字刚想点发送,看着都对方显示的不在线的状态,二宫又把文字删掉了。
「好饿,我去吃饭了。」
总之想要说点什么,和他说点什么,是他就好了。
刚想收回手机就听到给他设置的特别铃声响起,二宫赶紧把手机点亮打开他的回复。
「nino要照顾好自己哦,不能我不在身边就不好好吃饭了。」
哄孩子一样的语气,我又不是小孩子了饿不饿这种事会自己清楚的啦。不过,才不是想听你说这些平时都说烂了的话才找你的。
「nino我想你了。」
像被对方看透自己的心似的,屏幕上跳出来这样一句话。相叶氏,说不定是个很聪明的人,虽然是个笨手笨脚的笨蛋。二宫看着相叶发过来的这句话忍不住笑了,也被自己闪现过的想法逗笑了,怎么会觉得笨蛋很聪明呢。
「知道了笨蛋,我去吃饭了。」
这样的话,心情就能变得很好了。二宫想起相叶之前总会跟自己玩一些幼稚的游戏说他自己会魔法,自己当时还拍着他的头说什么世界上哪存在魔法你是小学生吗之类的话。
可是,真的有感觉到魔法啊,能让自己变得开心的魔法,能读懂自己的心的魔法。
二宫觉得现在的自己比相叶还幼稚,比小学生还幼稚,所以现在是幼儿园的小朋友吗。
没再多想二宫发动了车上路了,说是吃饭也只是在便利店随意买了份便当吃而已,一个人的餐桌可是很寂寞的,做的再丰盛没有相叶雅纪这个人哪里好吃。
有相叶雅纪的餐桌就算是麻婆豆腐...算了,麻婆豆腐还是不敢恭维的。
   
  
 
二宫和也和相叶雅纪,没有见面的第一年第三个月零五天。
在日本居住的二宫和也,在英国工作的相叶雅纪。
唯一的联系只有手机的二宫和也和相叶雅纪。
 
  
  
“nino,好想你。”二宫手机屏幕亮了看到那个名字想都没想就直接按了接听,听到熟悉却又有点陌生的声音,二宫拿住手机的手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笨蛋,打什么电话,不知道漫游很贵的吗。最近工作很累吗?”那边的声音有点轻,二宫知道,相叶雅纪这个人累的时候说话的声音会变得轻飘飘的,好像从嘴里刚出来就会飞走的样子。
“因为想听nino的声音了。”听到相叶揉了揉鼻子和吸鼻涕的声音,那边却没有对此做出解释,“没有,都是想nino想累的。”
“那你就别想了。”虽然是这样说,语气里已经全是笑意了。
“不想nino会更累。”
“那你要怎样才不会累?”
“上nino就不累了。”
“离这么远还在想这个,变态。”
那边就哈哈哈的傻笑起来了,聊来聊去聊了一会儿,两个人就通话结束了。
从以前的一天不见面就觉得难过到现在只是听到对方的声音就觉得满足了,二宫觉得自己真是变得成熟了。二宫忍不住轻笑,怎么了,最近自己怎么突然出现了这种笨蛋属性,是一起太久了影响到了吗。
「爱抜桑...」
还是给他发了这样一条没有意义的消息。
一抬头又看到只有自己在的房间,相叶存在的味道也随着时间慢慢消退,如果不是有手机这种东西,跟自己说相叶雅纪这个人不在说不定自己都会相信了。
二宫感到有点害怕,每次打完电话二宫会发一条消息给相叶,只有手机可以沟通的那个人,有时候都在怀疑那个人到底还在不在。
「我在。」
他在,明明就在啊,为什么就是见不到这个人,是不是没有手机他就会消失呢。
 
 
相叶三个星期没有打电话给二宫了,没有打电话就算了,消息都不发。正在思考相叶雅纪这个人是不是不见了的时候二宫点开消息框打出了一行字,来回看了几遍后又被自己删除了。一点都不想他,凭什么是我去找他对话的最后是他先不回我的。
二宫翻着聊天记录,把自己刚打出的那句「我想你了」又删掉了。二宫干脆翻到了第一页,数着聊天的间隔。
刚开始总是秒回的两个人,一天内能说的话似乎总说不完,二宫看着相叶有点蠢的话忍不住笑了。
过了几个月,秒回的次数减少了,但是两个人还是每天都聊着天,说着自己的近况,关心着对方。
然后聊天的间隔拉的更大了,有时候今天发的消息第二天才收到回复,或者简单几个字略过,话题也变少了很多。
现在,就算几个星期不说话对方却一副没事人的样子不闻不问。
那我为什么要一个人在这里纠结着要不要去找他,错的是那个家伙,不是我。
「我饿了。」
秉承着遇上相叶雅纪这个人就变的没办法了的原则的二宫和也还是删掉了自己长长的一段话,改成了这样一副求关心的三个字发了过去,所以结局还是自己先去找他,虽然有种输了的感觉。
「吃点饭。」
那边正在输入显示了一会后回过来三个字,你需要这么惜字如金吗,不想继续聊下去就直说啊。
本来相叶这么久不找自己已经够让人生气了,自己去找他之后居然一点高兴的意味都没有。
是的,正常人都会火大的。
「最近太忙了,我有点累,去午休一下。」
没等二宫打完那边迅速回了这样一句话,仿佛是看准了自己的正在输入所以及时的切断了对话的继续。
「相叶雅纪。」
二宫打下他的名字发了过去,屏幕上却已经显示对方不在线。
「你什么时候回来...」
还没有发送出去,二宫已经按住删除键删光了,一点都不想你。
不,想你。
明明是算准了时差大半夜给他发的,明明纠结了那么久都给你发消息了,就这样连一分钟的对话都没时间进行吗。
二宫看着越来越暗的显示屏,眼前也随着暗了下去。
好像有什么也在跟着暗了下去。
二宫缩在墙角盯着窗外看,四五点的天开始变亮,看到太阳慢慢升了起来。
二宫突然觉得每天守着手机的自己就像个笨蛋,这样的画面一定很好笑,一个笨蛋在等着一个笨蛋的回复。
这不过只是无关紧要的小事,只要对方一个拥抱就能解决了,但现在谁都不能做到。
已经快忘记被他抱着是什么感觉,被他吻着是什么感觉,变得很想他,变得很想见他。
眼皮还是撑不住,脑子也没有那么清醒可以任自己想太多,二宫干脆合上了有些干涩的眼睛,脑子里也没有再多想什么睡了过去。
 
 
什么声音,好吵。
反应了一会之后二宫赶紧睁开了眼睛四处乱摸着找昨晚被自己乱丢的手机,看都没看直接按了接听。
“nino,对不起,”那边相叶传来的声音显然证明了他这句话没有在骗人,“最近加班有点累没有找你。”
“笨蛋...”二宫听到他的声音已经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就连声音也跟着哽咽起来,那句没有发出去的话从自己嘴里直接跳出来了,“你什么时候回来。”
“nino想我了吗?”相叶温柔的声音却在二宫听来那么悲伤,怀疑这么远的距离,所谓思念可以传达到吗。
“我也想nino了,”如自己想过的一样,这个人总是能读懂自己的心,“想见nino想得不得了,可是我忘记带钥匙了。”
相叶刚把工作最后一个字打完保存了文件,发送完就抓起自己收拾好的行李往机场跑去,只是想到能见到二宫的脸就已经兴奋到不行了。
提着行李站在二宫门前时就愣住了,相叶清楚的记得那根钥匙放在自己抽屉的盒子里,只是自己那个时候脑子里只是想见到二宫,也没有想到钥匙这种东西。
“什么钥匙?”二宫愣了一下,听到了有人按门铃的声音,赶紧扔下手机跑过去开门。
“nino我回来了!”相叶把行李放在地上,看着打开门之后就愣住手还在门把上的二宫,两人对视了一阵子,相叶张开了手把二宫揽在了怀里。
“nino我...”相叶还没说完想说的话,就被自己肚子发出的“咕——”的一声打断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嘛因为加班都没好好吃饭。
“老是叫我好好吃饭,你自己估计也没好好吃饭吧。”挣开相叶的怀抱给他的头来了一击,有点久违的感觉。
相叶还是会一副委屈的表情摸着被打的地方,二宫还是会装作嘲笑的样子摸着他被打的地方。
“我有好好吃饭的啦!是因为申请连休要加班把工作...”相叶说到加班赶紧把自己的嘴捂住了,思考了一下改口了,“是因为在飞机上没有吃的!”
“你是坐的哪家的飞机啊?”飞机上怎么可能没有吃的,听到加班两个字二宫也大概知道相叶是怎么会突然回来的,也可以解释相叶怎么会突然几天没跟自己联系。
二宫觉得自己也很神奇,因为可以很轻易的看懂相叶这个人,还是说只是因为这个人是个天然。
“nino我饿了,好久没吃nino做的东西了。”相叶瘪瘪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那你还在门口傻站着干嘛?”二宫丢给相叶一个白眼,转身走向厨房。
相叶这才反应过来,提起地上的行李走进门,这么久没见到二宫了,这么久没到这个地方了,真怀念啊。
正当相叶正在酝酿着自己的感情扑向沙发时,瞟到了桌子上放着的便当,筷子散乱的扔在一旁,也只是草草的扒了几口的样子。
二宫打开冰箱才发现已经没有什么东西能做菜了,也不知道自己是多久没去采购东西了。就剩下几个鸡蛋还能吃的样子,鸡蛋能干什么,挺发挥想象力的。
“nino都没有好好吃饭吧,”相叶把那份便当的盖子盖上,收到了旁边的垃圾桶里,“还说我那句话都说烂了,明明就算说烂了也没有效果嘛。”
二宫假装听不见,没有搭理相叶。没有你一起吃饭不好吃这种像少女漫画里才会出现的台词并不适用于两个三十多岁的大叔,而且这种话怎么可能说的出口。
相叶见二宫没有搭理他,乖乖坐到了椅子上,手放在餐桌上撑着自己的头,看着在厨房里在炒着什么的二宫。
“nino你以后给我好好吃饭啦。”相叶看到二宫端着碗从厨房里走出来,香味也在不大的房间里蔓延,只是蛋炒饭,蛋炒饭也好了,只要是二宫做的。
二宫走近相叶,看到他在说着什么的嘴,拿起勺子舀了一口直接塞到了他嘴里。
“笨蛋你好吵啊,我知道了啊只是那几天没有好好吃而已。”虽然知道自己堆积的泡面桶便当盒还没收拾掉,二宫也不想说出什么我以后会好好吃饭之类的话。
被塞着饭的相叶差点呛到,但很快就咀嚼起来了,抬起头看到二宫眼下更重的黑眼圈,脸也明显的瘦了一圈,相叶有些心疼的伸出空着的手摸了一下二宫的脸。
“干嘛。”二宫打掉相叶的手,抬起眼看到嘴巴还鼓鼓嚼着饭盯着自己看的相叶,眼神复杂的自己一时难以看懂,干脆开口问了他。
“nino明明是个大人还不能照顾好自己,”相叶把悬在空中的手收回,“nino考虑搬家吗?”
“干嘛搬家,搬到哪?”被相叶突然的问题问住了的二宫有些不明白,从一个人不能照顾好自己到搬家,这什么跳跃级别的问题啊。
“搬到我家啊。”相叶把最后一口塞进嘴里,含含糊糊的说着这句话,眼睛却还是盯着二宫看。
“你家不就在这嘛,我家不也在这嘛,你要我搬去哪?”什么新奇的搬家,难道要我抱着自己的东西出门绕一圈回来就算搬家吗。
“我是说英国的家,”相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打开在二宫面前,顺便伸出自己的手在二宫面前晃了晃,“好看吗,也给nino戴上好吗?”
二宫没有来得及回答,相叶权当二宫是默认了,从盒子里拿出戒指戴在二宫手指上,大小正好。
“谁答应你了,擅自就给我戴上啊。”二宫却是等到相叶戴好之后才把手缩回去,攥紧了的拳头一点也不像不答应的样子。
“可是nino明明就没拒绝。”相叶看着二宫越来越红的耳垂,还是揭穿了他,没等二宫开口反驳就握住他的手把他拉到自己身边,吻住那对微启的唇。
二宫的唇还是软软的,相叶贴着的时候这样想着,一年多没试过接吻的感觉,此刻若是能把一年的份都吻回来就好了。
二宫被相叶吻上的时候大脑突然空白了一下,心跳也突然加快,似乎只要对方是相叶雅纪这个人不管什么时候做了什么事都能让自己心动。二宫干脆闭上了眼睛把嘴唇交给相叶,任他的舌头在自己口腔内搅动。
“所以nino是答应了对吧。”相叶放开了快喘不过气推着自己胸口的二宫,把对方乱了的刘海拨开,让自己能看清他的眼睛。
“...对。”二宫要藏住自己变得通红的脸似的低下头不看相叶,从喘气的间隙里小声地挤出一个字。
“真的吗nino!”相叶一个兴奋捧起二宫的脸准备再次亲下去,被突然的动作吓到的二宫脸变得更红了,索性用手把相叶的眼睛挡住推开了他。
“走开啦笨蛋,你的嘴油油的弄得我嘴唇上都是!”
“那我帮nino舔干净吧。”

评论
热度 ( 66 )

© 二宫染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