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宫染子

实况厨:M.S.S.Project,最俺,retoruto,abu
牧春丨相二丨巍澜

【山组】失忆症

在期末复习间隙产的山组(゚_ゝ゚)
 
第一篇山组就是be,第一篇be就是山组(谜)

害怕( ←你倒是滚去复习

复习成sb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在码什么了...

所以感谢感谢喜欢(๑•́₃•̀๑)
——————————————————

“翔君,你是谁啊?”大野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人,一身黑西装站在床边与医院主色调的白色强烈的对比着。
“所以啊,都说了我是你的好朋友了。”樱井只好再向他说明自己的身份,其实他也快习惯了,每次来看大野和他聊天的时候,总要被他先问一句是谁。
大野患上了失忆症,经常把一些琐碎的事情忘掉,以及经常只记得人的名字,不记得他是谁之类的。很奇怪吧,明明记得名字,却只记得名字。
樱井也经常劝他不要熬夜画画,不要把自己折腾得那么累,这个人却只是软软的笑了,抓了抓无心打理而略显凌乱的头发对他说没办法的事嘛。怎么会没办法啊,樱井经常这么反问他,却总被他用一句灵感搪塞过去。
“诶,我明明记得是恋人的。”大野虽然听到当事人都这么说了,但还是把自己的记忆说了出来,至少他记得是这样的。
“什么恋人啊,我们两个都是男的啊。”樱井抬起手想像以前一样拍了一下大野的头,但考虑到他现在的状况,抬起的手还是落在他头上,只是换成了轻揉几下。前几天刚剪短的头发让大野精神了很多,至少比之前那个把自己整个人都扔在画室里的精神。
“嗯,也是哦,好奇怪。”大野尝试思考,但是脑子传来的阵痛还是让他放弃了,只好接受樱井对于这件事的解释。
樱井没有再持续这个话题,帮大野把床上可以放东西的小板子弄好,在上面摆上了自己带来的便当。
“智君快吃吧,再聊这些都会被我吃掉的。”樱井拿起了筷子装着要夹的样子,等待着大野来把便当护住。直到筷子触碰到食物那刻,大野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反应,樱井这才抬起头观察着大野。
“怎么了吗?”被樱井突然抬起头的对视吓到了的大野赶紧问了问,再看了一眼食物和筷子,像是明白了什么,“翔君饿的话想吃都可以吃哦,我还不是太饿。”
听到这句话的樱井僵了一会,原本夹起的食物因为手腕没有使力而从筷子滑了下去,碰到了盒子的边缘掉在了板子上。
如果是以前的大野,应该已经用自己的身体把便当挡住了说着不给不给,会用手来打樱井,会骂樱井是贪吃鬼也说不定。现在却是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便当要被樱井吃掉,还说出了那种听起来很无私的话。
“翔君这样好浪费的,”没有从樱井复杂的表情里看出什么来的大野干脆把重点放在掉落的食物上,大野把手伸到樱井手与板子形成的小空间里,穿过去把食物拿了起来,接着伸到了樱井的嘴唇之前,“翔君饿吗?”
“不饿,你吃吧。”原本的食欲也已经消退,樱井把大野的手推回他自己的嘴边,看着大野小口小口的吃掉了自己手里的东西。
“这个好好吃,是什么?”大野接过樱井递来的纸巾擦了擦手沾上的油渍,塞满了食物的小嘴鼓着,含糊的问这樱井。
樱井觉得可能真的比自己想象中的严重了很多,这是大野最喜欢吃的东西,自己今天还专门跑去那家店排队等了很久买的,现在眼前的人居然连自己最喜欢的东西都忘了。
“这是...这不重要。”樱井没有再说什么,把原本被拉到自己面前的便当重新放回大野的面前,把筷子也摆好了。
“翔君今天好奇怪,”大野夹起了一块肉,放到嘴里嚼了嚼,“我记得翔君是很喜欢吃东西的,为什么翔君刚才不吃呢。”
“你就只记得我爱吃东西啊。”樱井听了大野这么一说,忍不住笑了出来,自己是有多贪吃到让一个得了失忆症的人只记得自己爱吃东西这种程度了。
“嗯,只记得翔君。”大野看到樱井笑了也跟着笑了起来,眼睛眯得只剩一条缝。
 
 
 
“翔君,你是谁?”
“我是你的好朋友。”
“是这样吗?”
  
 
 
“翔君,你是谁呀?”同样的话又在樱井推开门的时候响起。
“我是你的好朋友。”樱井倒也不厌其烦的一次一次回答着。
大野沉默了一下,似乎在思考什么,最后抬起头来看着樱井,“嗯,和翔君是好朋友。”
“终于记得是好朋友了啊。”樱井听着和平日里不同的答案,有些高兴自己终于不用再向他解释了,说不定这也是好转的迹象。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一种地位降低的落差感。
“翔君,我想画画了。”在樱井把手里的苹果最后一片皮削掉的时候,大野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怎么突然想画画了?”大野很少向樱井提什么要求,今天突然说起了这件事,樱井本来都快觉得他已经把自己会画画这种事忘记了的。
“因为感觉很久没画了就突然好想画画。”大野这次倒是乖乖解释了,说出来的原因也让樱井没有什么理由可以拒绝他。
樱井的确不怎么想让他碰画具,因为他会这样就是经常画画把自己累的,明明都劝他说少接点稿什么的,有什么困难来向自己求助啊这些话。但没想到这个人意外的倔强,宁愿自己一个人没日没夜的在画室里呆着也不给自己打个电话。
好几次提着宵夜敲开了画室的门发现眼前的大野都饿得有点呆滞了的樱井总会打一下他的头,会说没时间吃饭的话为什么不打个电话找自己帮他买吃的来,却总被对方一句翔君也知道我没时间嘛回应得无法反驳。
所以樱井干脆每天一到饭点都提着饭打开了画室的门,如此几次之后大野干脆把门在里面反锁,隔着门对着樱井喊着不能这样麻烦翔君快回家吧,樱井那时甚至还在怀疑自己还是不是大野的好朋友了。
“好吧,过几天就去帮你拿,”看着大野那种渴求的眼神樱井不忍心拒绝,姑且留下有些威胁意味的提醒,“但是不准像以前那样画那么久了,不然我就把你的画具都没收了,要适当的休息啊。”
“谢谢翔君!”大野扑了过去抱住了樱井,还附带蹭了几下,“好久没有画翔君了。”
很久没有画我了?樱井听到这句话疑惑了一下,怎么说的好像他以前一直在画我似的。虽然心里在想着这种事,但看着大野一副高兴的样子也就没有问出来。
大野把要自己带来的东西说完之后,樱井看着自己记得密密麻麻的纸又看了一眼大野,心想这个人是真的得了失忆症吗。
“这个就记得这么清楚。”樱井忍不住吐了个槽。
“翔君也记得很清楚。”大野开心得笑容也藏不住了。
明明就是把我和谁记错了才会说出恋人这种话的吧。
 
 
拿着从大野那里拿来的钥匙,樱井打开了画室的门,少了大野这个打理清扫的人,虽然大部分东西上都有大野细心盖上的布,但还是有少许沾上了灰尘。
把大野要求的画具和颜料一点一点放进袋子里,手上传来的越来越重的感觉让樱井后悔没有开车过来了。
“在哪里...”樱井到处翻找着大野要求自己带去的册子,却怎么也找不到。无意间撞到钥匙掉到地上,蹲下去捡的时候樱井才发现除了开门的钥匙旁边还带着一根长的有点微妙的不同的钥匙。环视了一圈发现有个带着锁的抽屉,樱井拿好钥匙起身走过去。
大野是个对于画这种东西以及这件事十分热爱的人,那么重要的册子怎么想都不会随便放在桌子上的吧,樱井为自己不周全的想法和刚才的翻找感到有些惊讶。
拉开了抽屉,如期看到那本大野与描述得一模一样的册子,樱井把它从里面拿出来,刚想把抽屉合上,却看到旁边另外一本上面有着自己的名字。
他想起大野那句话,重新把合上去一点的抽屉又拉开,把里面的册子挪了挪下位置,顺利的把写着自己名字的册子拿了出来。
翻开之后才发现那个人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抱着的册子就是自己手里的这一本,借口说看到风景好看灵感突然出现的时候在画的其实也是自己。
只是自己的旁边里他也画上了他自己,画里的两人做着情侣之间才会做的事,包括拥抱,包括亲吻,樱井此刻才明白大野之前为什么这么执着于恋人这一层关系了。
很多两人之间琐碎的小事都让大野用画笔记录下来了,樱井翻着翻着看到一张大雨里的自己。
他想起之前听说大野生病了,自己淋着雨跑到药店给他买了药,淋着雨又跑到大野家门口的时候,被一个身上还裹着棉外套的人狠狠的敲了一下头。
 
-
“翔君真是笨蛋。”被大野用毛巾盖住湿了的头发,起先还被用力揉了几下,接着就转为轻轻的擦拭。
“因为智君生病了嘛。”樱井揉揉有些痒的鼻子,声音也带上了一点鼻音。
“我生病了你也要陪着我一起生病吗?”又被大野敲了一下头,樱井倒也坐直了身体,任大野帮他擦干头发。
“谁知道半路上下了雨...”
结果就变成了一个生病的人在照顾一个原本没生病却打着喷嚏的人。
-
 
他看到趴在桌子上睡觉的自己,看到对着墙壁在发呆的自己,看到很多大野眼里的自己。
自己的那么多小动作都被看在眼里画了出来,这么翻看着,竟显得有些羞耻。
翻到最后一页,前面都是铅笔线稿,最后一页却勾了线上了色。
画里的两个人相拥站在樱花树下,嘴唇重叠之处却被飘下的樱花花瓣遮住而显得不真实。
 
-
“好想去看樱花。”大野拖着腮看着窗外飘动的云,冒出了粘粘糊糊的一句话。
“那么喜欢樱花?”樱井顺着大野的视线看去,想看看大野是怎么突然想起樱花这件事的,却看到的只是几片白云,只好就把视线打在了大野身上。
“嗯,最喜欢sakura(i)了。”最后拉长的嘴角没有发出声音,大野把头转过去,对上樱井的视线,一副思考了很久的样子,“有很想在樱花下做的事。”
“什么事?”顺着大野的话问了下去,樱井的确也想知道是什么事。
“不能说呢,”大野却又一副神情纠结的样子,想到了些什么事,又摇了摇头,得出了结论,“实现的几率几乎没有——”说完就把手伸直把脸埋在手臂的间隙里。
“智君...恋爱了哦。”樱井用手掌撑着自己的脸,看着大野这一连贯的动作。
“嗯。”得到大野小声的回应。
-
 
所以那件事指的就是这个吗?
樱井仔细看了一遍又一遍,这样的场景,在自己脑内也出现过啊。
「想和最喜欢的樱井先生在最喜欢的樱花下接吻。」
旁边大野字迹写下的话,黑色的字在一片樱花的粉里尤为显眼,樱井有些贪婪的看了一遍又一遍。
  
这些其实他早就该明白了,他不想说明,也不敢说明。他怕在自己说出那句话之后,这个见到自己会软乎乎对着自己笑的人会变得因见到自己而没有笑容,怕这个会和自己分享心事的人会因为自己变得把事都憋在心里。
因为自己的好朋友居然对自己有这种想法,放在谁身上都会觉得有点可怕吧。
樱井一直很好的维持着与大野的朋友关系,连大野那几句与恋人挂钩的话樱井都不觉得那是认真的,他一直觉得大野只是单纯的错乱了把自己代入到谁。所以他一直在和他强调着朋友朋友,好朋友,樱井心里自然也是不愿意的,但更不想趁机取代谁在大野心里的地位。
但是这种心情谁也说不准吧,只有大野自己能懂,所以他的那些话压抑着就变成了这些画。
他忽然想到大野几天前那句好朋友,他想到了什么更坏的东西了。
抓起了画册的樱井匆匆锁了门跑向了医院。
  
  
 
  
樱井手里拿着那本画满了自己的画册,推开了那扇门。大野正在握着遥控换着电视的频道,没有注意到樱井的到来。
等到樱井清了一下嗓子,大野才转过头来,歪了一下脖子有些疑惑的看着樱井,一副在脑海里搜寻眼前的人是谁的样子。
两人就这样对视了好一会,樱井没有等到大野开口问自己。
  
“你还记得樱井翔是谁吗?”
“你是谁?”
  
不要那样无措的眼神啊。
  
你明明说过是恋人的。

评论 ( 10 )
热度 ( 20 )

© 二宫染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