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宫染子

实况厨:M.S.S.Project,最俺,retoruto,abu
牧春丨相二丨巍澜

【翔润】尝试杀了你④

感觉留了一万年的老坑我还是趁暑假赶紧把它平了吧...(打死

没更的理由只是...在打游戏(。


————————————————————


时间好像停止了一样,既没有窗户也没有任何人的到来,在房间里已经是和外面没有任何联系,就连现在是什么时间段都不能够清楚。

如果眼神有威力的话,那这四壁都会被自己看出洞了吧。松本这样想着,然后笑了笑,要是真这样的话可就难办了呢。

因为完全没有了时间的概念,大约估计一下樱井或许已经一个星期没来了,或者更久?松本是不太确定的,他只隐约记得每次樱井上次来是星期一。

居然会变得想念他,这才是最不应该的吧。虽然锁链的长度足够他在房间里自由活动,但松本却不想动,四处是空荡的墙壁,一张床,以及桌子上的刀和枪,一点生物的气息都没有。

如果现在跑进一只蟑螂或老鼠大概都会兴奋的把它抱起来之类的吧?

松本站起身走到桌子边拿去一把手枪,倒不是说想研究如何杀掉樱井,只是实在太无聊的想把它拆掉重新组装。

坐在床边将零件一步一步卸下,松本觉得自己在这里面的几天,精神都要恍惚了,自己本来是可以在短时间内组装完成的,现在这样的事竟成了难题。

是不是太高估自己的记忆力了呢...松本抓了抓头,想到自己还是记得要杀掉樱井这个任务还是否定了自己对自己记忆衰退的想法。

勉强凭着仅存的记忆拼好了,虽然完全不知道是不是正确的,松本抱着试一试的心情举起枪扣下了扳机,门开的声音和枪的响声同时响起,松本看着樱井逐渐出现的脸和手枪发出去的东西愈发靠近突然慌了阵脚。

那边的樱井也被吓了一跳,当被什么东西打到时才回过神来,掉落到地上发出啪的一声。

什么啊,原来只是没组装好的小部件。松本这才看到被都在一旁的弹夹,根本就没装进去嘛。

“这是谋杀啊?”樱井从突然的惊吓里回复过来,脸上的疲容也突显出来,松本倒是有些惊讶他居然没有任何防备就打开了门,同时也有点庆幸自己没有装上弹夹。

想杀他又不想杀他的自己真是矛盾。

“樱井桑什么防备都没有就进来了?”松本从床上站起来,看着把门关上一步步靠近自己位置的樱井打趣道。

“嗯,是啊,现在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杀我哦?刚才已经错过了一下吧,”樱井抬眼示意松本装上弹夹,边将自己身上厚重的衣服脱掉,松本觉得自己刚才的担心很多余,毕竟樱井身上穿着防弹衣,“居然犯了这样的错误呢。”

直到只剩一件薄薄的T恤,樱井倒在床上似乎是想要休息,松本稍微走开了一点距离,身上的锁链发出的声音又让樱井觉得有些吵耳,还是起身拿去钥匙把它们一一解开。

没有理会松本不解的眼神,樱井揽过他把他推到床上,自己躺在一旁并用手圈住他。

“睡觉。”樱井把头埋在松本脖子和肩膀的间隙里,原本沉重的呼吸也轻缓起来了。

“樱井桑?”松本试探的叫了一声,只能感觉到他抵在自己肩膀上的鼻翼有轻微的振动,松本转了个身面对他,又开口继续,“翔君?这个机会给我创造的简直就像是放水嘛?”

“绝好的机会啊。”樱井有些艰难的张开双眼看着松本,没坚持几秒又闭上了。松本看着他微皱的眉头伸手将它抚平,接着也抱住他。

是突然和樱井一样变得很困,才想起自己好像也很久没有好好睡一觉了吧,这种时候用来杀人什么的...总觉得有点可惜。松本这么想着,闭上眼睡着了。

醒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多久了,樱井感觉有什么在蹭着他的下巴,虽然不是很想从美梦里醒过来,但他还是打着哈欠睁开了眼。松本正抱着自己的腰,头一蹭一蹭自己的胸口,下巴有些洋的原因正在于此。

樱井眼角带上了笑意,他觉得一身疲惫就这样消失了,同时松本也很识相的没有玩什么突袭的把戏打扰彼此的睡梦。他抬去手揉了松本乱糟糟的头毛,怀里的人抬起头,惺忪睡眼像在确认这是什么新的地方,当松本眼神和他对上时,感觉到松本愣了一下。

“怎么,突然想起自己没抓住好机会了?”樱井戏谑道,松本倒是没有想反驳的意思,但也没有确认,只是这样直勾勾地盯着樱井,好像能看出什么出来似的。

樱井没有说话和他对视了好一会,实在忍不住手被压的发麻先动了。

“哇,翔君输了。”松本幼稚的话语脱口而出,樱井一时没反应过来,过了会才发现他原来是在玩木头人的游戏。

“意外的很幼稚。”樱井摇摇头,抽出自己被压着的手,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伸几下懒腰,望着天花板发呆。

松本眨了眨眼睛,也学他翻了个身望着天花板,两人就像能从天花板上悟出什么道理似的。

“这床睡觉还挺舒服的嘛。”樱井先是打破了这一沉默,视线却并没有转移。床舒不舒服倒是说不定,有旁边的人在一起睡觉才是舒服的原因吧。樱井突然的发言让松本转了个头看了眼樱井,看到樱井还是在看着天花板又马上转回去了。

“唔...嗯。”其实松本在此之前没有到这张床上睡觉,对于床的舒适程度也是一无所知。昨晚,该说是昨晚吗,没了时间概念的松本也不知道两个人到底睡了多久。

这样的睡眠对于两人来说都是难得的,两人之间十分安静,像是在彼此盘算如何留着这份舒适。

不太可能的吧,这样紧张的关系。现在两个人相安无事地躺在床上可能也是一件惊人的事了,何况还有以后。松本偷瞄一眼樱井,吐了口气,他怎么可能忘记自己的任务。

这样两人相处的时间却在动摇着松本,尽管他根本没有权利更变目标任务,只好安慰自己将这样的事情作为契机更快的完成任务。

“躺在樱井桑身边,会有种奇妙的安心感。”带着点夸赞的语气,松本侧了身看向樱井,却看到樱井突然像是他内心被揭穿的表情,短暂时间后回复常态。

任务完成一半了的感觉。

“呐樱井桑,一个人呆在这里面可是超级无聊的啊。”虽然觉得自己暗示很明显了,樱井却还是无动于衷,松本带上了一点着急的语气。

“我的意思是,以后没事,多来这里...陪我,”「陪我」两个字小声到几乎连松本自己都听不到,却清楚地传进樱井的耳朵里,樱井这边倒是还没发言,松本一个人却局促地又继续说起来,“我...开玩笑的。”

樱井最终没有发表什么意见,起身拿起昨晚丢在一旁的衣服推开门走了。至于锁链,也不是忘记了,只是觉得似乎没有那东西也没有什么影响。

松本还没来得及反应,那扇门已经完成了被推开和被关上两个动作了。

“居然说什么陪我...”松本没来得及适应开门突然的光亮和关门突然的黑暗,怔怔的望着眼前黑漆漆一片。

只是为了完成任务没有私心吗?

有吗?没有吗?

他不知道。


评论 ( 4 )
热度 ( 19 )

© 二宫染子 | Powered by LOFTER